设置

关灯

备用网站最新地址(记得收藏)

分卷阅读10

    清楚,待真找到守护灵放了也不迟!甚至……得到宝物回到宗门时,谁还说我们的不是?”

    如果说前半句话在理,让人听的犹豫皆消,那么后半句,就是惹人心绪浮动,面透凶光了。

    天材地宝谁不爱?

    念诀掐指,场上立马荡开了数道灵气波动,尽数冲向面露惊恐的费娇娇!

    那怕费娇娇再娇纵再没脑子,也知道要是被抓了,准没好果子吃,叫骂下,连忙拿出一只盾牌,灵力一个催动。

    只见造型古朴,小巧透着灵气的银质盾牌,瞬间放大至费娇娇身量,将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拦个严实!

    一轮攻击去了,费娇娇毫发无伤,可盾牌上头的光泽明显黯淡下来,让瞧见的她,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这可是她爹重金购得,声称能挡下化神修士一击的近七品玄铁盾,此时这般……看来这些人是要杀人夺宝,谋财害命了!

    危机当头,费娇娇立马甩出了各色符箓,在众人斥喝与法术碰撞下,转身往茂密的林子奔去!

    “抓住她!让她跑了上告宗门就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边,凌绾打坐回缓后,并不像先前那般,继续千篇一律的练习。

    她摊开右手手掌,眉目一凝,掌心立即蹿出了道火苗,在她手腕微微转动下,越变越大,直到她嘴上一噘,逸出的‘叼’音,成了个巨大火球时,她那张娇美的面容也因上头的热度,漫开了片诱人粉色。

    就在她聚精会神间,忽地一道尖叫划破天际,心儿顿颤,掌中火球立马涨大,她也赶紧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似只有拳头大小的火球,未落地炸开的当下,森然的威压溃堤般,以一个可怕之势袭卷开来,所过之处草木飞掠泥屑翻搅,半径两米内的所有物瞬间轰成齑粉,冲击四方!

    凌绾动作非常快,整个人借着脚跟压地的带势,往后飞掠,可楞是这般,还是被激射过来的泥泞草屑洒了一脸。

    也在这时,冲天的火势破开了她设置的屏蔽罩,暴露了所在,令她呸着嘴里泥,拿手拨脸时,亦感受到不远处传来的灵气波动。

    人未到,声先到。

    “前辈救命!”

    法术驱使与修练方式这些为私设,望周知不掐,么么。

    ☆、第5章 放肆

    005

    救命?!

    她这个人人喊打,要其性命的结界守护灵,居然有人向她求救?

    凌绾差点就要笑出来。

    草泥一除,视线一清,没搭理叫唤,甚至连瞥向喊声方向也无,立即提步走人。

    循着动静过来的费娇娇,见到的便是这副转身走人的背影,心里气愤的不行,却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,只能高声喊。

    “前辈!请您救救我!”

    连面容都没看清,便叫喊着前辈救命,费娇娇莫不是脑子抽了?

    其实不是,无非是火球散发出来的威压太过森然,惹人汗毛俱起,战栗不止……费娇娇某次随亲爹出行,有幸看过大能出手,知晓什么样的境界能牵引出这番动静,立马将眼前这人当成了救命稻草!

    然而她不知道自己求助的,是她想至诛死地的人,见人在这一喊后依然前行,登时牙一咬,将最后一张神行符贴于腿上,两个呼吸间蹿到对方身前不远处。

    这一下,彼此距离拉近,以修士良好的记忆力,总能认出来,偏偏费娇娇奔逃了一路,心绪紊乱的脑子里只有活命两字,又怎么能好好分判其他?

    见对方一身淡色青衫襦裙,三千发丝以一根木簪子挽起,如此简单的穿戴合着面上沾染的泥屑,发丝插着草枝,如此可笑的模样与先前所见差距之大,又怎么会联想到面前人是小破屋里遭她污蔑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有些嫌弃对方脏污的面容,心里也因那份熟悉感感到疑惑,可随追来的人一招落日飞燕,大有要她命丧当场时,那还能多想,立马抛下那抹怪异感,再一次囔声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对我杀人越货!请前辈帮帮我,晚辈乃无极宗丹阁费阁主独生女,您的出手相助我爹定有重谢!”

    重谢?

    凌绾是那种缺东少西的人嘛?!

    即便是,死了东西全没了,还需要收集吗?

    根本不需要!

    比起谢礼,她更想要费娇娇的命!

    凌绾死了很多次,尽管每一次死因不尽相同,但有几世都是死在费娇娇这个恶毒女配手上。

    冰冷的剑刃扎入皮里,生生的搅碎了心脏又抽开,尖锐难忍的痛楚怎生不让人怨憎?

    凌绾是恨费娇娇的!

    恨这个愚蠢的女人为得到种马男的心,但凡种马男多看一眼的女人都能痛下杀手……她比谁都想让费娇娇死,一见费娇娇落难,身旁没有种马男,那能不痛下杀手?

    即便这样的死太便宜费娇娇了,可能不让对方在自己面前蹦跶,杀了一解心头恨,她愿意便宜对方。